文化
你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 >> 政法文化 >> 文化
江楓丨云朵上的大垇
來源:吉安政法網  發布時間:2019-11-13

云朵上的大垇
〈散文〉
作者:江楓

  

       題記:你從遠方來 我到遠方去,遙遠的路程經過這里,天空一無所有,為何給我安慰?——海子

  你是從遠方來的嗎?遠在遠方的風比遠方更遠,天空是破碎的風,為何單留一片云朵,讓你從空中掛落?

 

  

  我是去遠方嗎?心是最遠的地方,為何行囊匆匆,遙遠的路程經過這里,從此誤我終生?

  我喜歡大垇,念這個名字,想起男人曠達的胸膛。

  還是那一道道熟悉的山梁,還是那溫情的山坳,層層疊疊山路上,是云朵上的大垇。

  多想縱情一片葉笛,在來看你的路上,飄飄蕩蕩,悠悠揚揚。惹得青鳥探看,竹風搖曳,又時鳴秋澗,浸淫在芭蕉野綠里。

  多想采擷一抹蓼紅,涂在青春的臉龐,妝成紅花少年郎,踏著歌板,世人不識余心樂,就這樣癡癡念念來到你身旁。

  山路十八彎,一彎就是一個傳說,一灣就是秋日的私語。在冬景勝春華的季節里,草在搖山里的風信,風在記著草的生日。腳步,在青山遮不住中超凡脫俗。就這樣,一步一逍遙,一步勝春朝,踏進那云朵的大垇。

  我喜歡原汁原湯的精神原鄉,大垇就是那般模樣。村舍三疊,排云而上,云深不知處。云浮大垇,山下,當年佛幡幢幢的隱龍寺似乎還有鐘磬曉晨,山上,清一色的土壞房民居散落在山坡上。這山下秋陽掛林,山上秋云裊裊,人間仙境,天地隨喜。

  空山新雨后,天氣晚來秋。正是時候的風景,給大垇最迷人的面容。陽光一動不動,天風織起云邊浪,飄圍在山腰間。我像青草一樣呼吸感觸這里每一寸肌膚,云里看花,我仿佛聽到花瓣生長的聲音,風側過竹籬墻,在新鮮的泥土墻上,埋藏著一粒種子的秘密。村北那山豁口,移石動云根,依稀傳來當年紙漿姑娘汰洗聲,引得天光月影共徘徊。

  遠上的石徑,散落一些佛寺碑銘,摩娑這些碑銘,仿佛聽到通往天空的摩謁語言,一直鋪進幽長的小巷。印屐在過橋的橫木上,驚醒在水里招搖的石蒲,云腳帶路,我跟這契闊多日的大垇緊緊握手。

  那吊腳樓的阿婆還在嗎?是不是還在眺望遠方的男人,從漫天星河里帶月荷鋤歸,然后丟下一頂草帽,給你一個強勁的臂膀?是不是還在徜徉那個云橫大垇的晚上,一曲多情的嗩吶吹開你少女的心房?

  不然,你心中的院落,為何還有一些花在高高的樹上,一些果深深地埋在土里?不然,你又為何愛上層樓,年復一年看著陌上楊柳色?

  那大門請茶的小月還在嗎?花花格子的衣襻,淺淺端端的笑容,青青石板的門口,新火試秋茶,那一碗意猶未盡的山古佬,讓我甜了心坎,醉了天邊的云朵。而至夕陽下山,小月又汲山溪水,野果雜蔌臘肉飄香,又見炊煙起,辣子酒那股勁鉆筋銷骨,醉人賒月歸。

  小扣柴扉,欲說劉郎今又來,但在這云朵上的大垇里,早已不計來時路,阿婆吊腳樓的門環,阿月的笑語盈盈,都在這風月無邊,都在這云的世界,而云又在虛無飄渺間。

  許氏延脈的大垇,先祖櫛風沐雨,從遙遠的福建而來,擇此而居,生死輪回歲月嘉禾。在這里,光陰就是一位高明的化妝師,它給那粗糲的土坯房以高古的基調,又給茅檐低小燕子回巢。那些靜守大山深處的老人,挺起粗獷的胸膛,粗衣素布,淡飯清茶,黃發垂髫與云相守一生,到底是為什么?是一場重復祖先的生命修行,還是要讓遠足的后代能找到回家的路?或者,或者是讓塵世的我們在這里駐足仰望,在這云天高端,感受一份光陰的回暖,生命的本真???

  佛懼因,眾懼果。在這喧鬧的凡塵,云朵上的大垇,是用來安放相生靈魂,也許是這里的一片清瓦,也許是這里一片琥珀黃的土墻,縱然一無所有,都是此生的安慰!

  云朵上的大垇,一入誤終身。

  

  【作者簡介】劉建中,筆名江楓,江西省作家協會會員,供職于江西吉水縣委政法委。

山西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